母料

惩罚蠢人-陶杰

其中两个是澳洲公民。由于国家身份,比第三世界其他国籍都高一筹,所以这两个澳洲人──一个叫安德鲁陈,是华裔;

另一个叫苏库马兰,父母来自斯里兰卡,鎗毙之前,澳洲总理和外长,都拚命营救。两名死北京爱购彩囚,做了国际明星。

在监狱十年,寻级上诉,据说两死囚已经真正改变了,成为好人。一个做了布道家和监狱名嘴,另一个做了画家。

两人的善良品格,令监狱长也高叫鎗下留人。送上刑场,连警衞和狱卒都流泪。

澳洲总理和外长,拚命求情,以澳洲的西方耶教文明讲忏悔和宽恕,两人已经完全悔改,而且做了真正的好人。这个世界,好人越来越少,现印尼要处决,是杀害了两个好人。

但印尼总统不是这样看:以后怎样变好,也改不了当初运毒的罪实。执行死刑,是惩处罪行,维持法治。

澳洲政府反驳:审讯期间,主审法官曾私下向被告律师提出:只要付十三万美元,就可以逃过死刑。两名被告想付钱,哪知谈到一半,上面压下来的政治任务:非判死刑不可,不准用钱换命──既然连法官也贪污,何来法治?

然而印尼说:是澳洲的联邦警方主动通知:这两个澳洲公民潜逃进印尼交收毒品,我才抓人的,澳洲十分清楚:在印尼贩毒,必判死刑。不是我印尼判他俩死刑,是澳洲警方想借刀杀人,要这两人死。

我现在听你的话,照办了,你却骂我野蛮,澳洲佔取道德高地,虚伪的是你,澳洲才不要脸。两国骂战,罕见的精采:政治、法理、人道、逻辑、交缠在一起,谁是谁非,要由哲学家来判断。

只是,这个世界早已没有了哲学家。如果你问我,我认为这两人还是应该执行。

虽然不太人道,这一生,做得到澳洲公民,已是三生修来的福。澳洲蓝天白云、空气清新、食物健康洁净、国民善良有礼。

尤其这个安德鲁陈,种裔为中国人,不,华人,入籍澳洲,形同已经永远脱离饿鬼道,做了天堂人。天堂有路不走,却去第三世界贩毒,虽已悔改,这种头大没脑的八十后,却是蠢人,这个世界蠢人太多,蠢人比坏人更可恶。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