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台设备

利字当头:在劏场白做的社会觉悟-利世民

话说走访劏场大王尹柏权的廉租劏场,发现三个场死了两个,在那两个十室九空的商场,租客意兴阑珊,生意差到连早餐钱也赚不到。业主有两类。

第一类,叫投机者,他们付出的成本叫做利息,要是租金回报高于利息成本,当然最好,但市场上很少有这样的笋盘。绝大多数时候,租金回报率和市场利率相若,这些投机者的利润,主要来自资产价格膨胀。

投机者有人只是持有三数个舖位,就算是整个商场都在同一个业主手上,投机者都不会,亦可能不懂,怎样去提高租值。说到底,再投入资本只会令风险系数增加,有钱,还是再多买一个场,这样分散风险才是投机的正道。

第二类业主,叫投资者。投资者和投机者的分别,在于投资者尝试北京爱购彩注入资本,来改变资产的内在价值。

投资者就是要带来改变,可是在今天这个政治正确的世界,总有既得利益者对改变感到抗拒,并且以持份者的身份出来发声。究竟持份者所持的份有多重大?

我明白,童年回忆对大家来说可能是无价宝,可是到了要真正要付出代价去保留这些虚无飘渺的感觉,香港人多数却会选择在最后一刻,自拍一张相放上facebook。就连沙田新城市的麦当劳要结业,竟然也惹来一阵伤春悲秋。

Givemeabreak,please,要帮衬麦当劳,香港到处多的是。再讲,社会栋樑不是说要反全球化反连锁店反快餐剥削?

难道又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伪逻辑发生作用?香港就是那样扭曲的一个社会。

为了仇恨地产业,不惜去支持全球化连锁快餐,要是外国社会栋樑知道了,不笑死才怪。此外,零售商场这个行业,社会栋樑总是将矛头指向投入真金白银改善环境的投资者,对坐食山崩的投机者却很少论述。

最讽刺是,社会栋樑心目中,廉租就是有良心;香港所有的原罪,就是贵租。

按照社会栋樑的世界观,尹柏权应该是香港良心,劏场是创业家的乌托邦。当然,在社会栋樑的世界,交易不等于图利,所以廉租场的租户白做一场,才是社会主义的先驱者。

日期:4月8日 阴地点:皇后大道中时间:上午11时41分温度:20℃

返回列表